别后的老屋

作者:新浦京家居装修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11 19:41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别后的老屋。青砖黛瓦,古色古香,泥砖铺墙,冬暖夏凉,虽谈不上雕梁画栋,但精致的木头雕刻仍在诉说着大屋曾有过的温馨故事,流露出80余年的悠悠古韵——这就是位于广西横县的宁村大屋。南宁装修了解到,如今,屋内仍住着宁家的古稀老人。据南宁装修了解,宁村大屋始建于1931年,共有29间房,历经80余年仍保留原样。这座29间合成一体的砖瓦木结构的老宅究竟有着这样的装修魅力?

当我写下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不知道老屋能在我的生命中坚持多久。它随着我的年龄不断长大,开始慢慢的变得苍老,以致我不敢过于奢望的去回想它,我怕我有一天会失去我的老屋,失去我那段幸福美好的童年。

宁村大屋坐落于南宁市横县陶圩镇宁村。南宁装修网了解到,1931年,宁家的宁作周、宁作任、宁作职三兄弟合建此屋,直至1942年,才形成现有的规模。大屋采用民间砖瓦木结构,坐北朝南,是传统三合院民居形制布局。与本地常见民居相比,宁村大屋多了一圈外围套屋,形成独特的大屋套小屋的双层合院风格。

老屋是南方那种常见的用泥砖建造成的瓦房子。十几年前,在南方的一些小镇或者小村落里随处可见,一大片一大片的,就是在这些平凡的房子里,养育着一家又一家的人。

图片 1

我家的老屋具体是哪年建的,我也不太清楚。据父亲说,老屋有一部分是我太公那个时代建造的,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,后来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,爷爷就把原来的老屋扩建了,再后来,伯父、父亲、叔叔们结婚分家了,也对老屋进行了扩建。也就是说,老屋是经历了三代人的建造和改造,才有了今天的这个样子。

大屋占地面积511平方米,房间总数达29间。虽然不算大,在本地却被称为“大屋”。屋子冬暖夏凉。屋子外面由青砖堆砌而成,屋内则是泥砖。每间小屋的设计和对称,各个细节都突出建造者的智慧和设计理念。

我家的老屋在村庄算是比较大的,它的总面积大概有三四百平方米,在我看来,要是在旧社会,地主级别住的房子也不过如此吧。老屋虽然大,但是它的设计却很简单,从外面看除了一些粗糙和泥砖和瓦片之外,就只有那几个雕花木窗比较显眼的了,老屋的样子显得格外的呆板。而且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还很拥挤,因为那时伯父、父亲、叔父们虽然分了家,但是一大家子还是住在一起,最多的时候有二十多人。

今年86岁的宁明远老人,自小在大屋长大,在家族同辈中排行老四。晚辈们如今称他为四爷爷。宁明远老人出生那年,大屋刚刚开始动工。

在我父辈中,我的伯父和父亲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我的叔父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。我们这一辈人就是在老屋里出生和长大的。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很忙,我们十几个小孩由奶奶带大,那个时候,我们一大家子的孩子每天吵吵闹闹的,一起玩,一起笑,一起哭,整个老屋每天都充满了我们的声音。我想,老屋给我的,除了给我们小孩一个温暖的家之外,它还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童年,这是为什么我搬出老屋十几年之后,我还对它念念不忘的原因,我相信我的兄弟姐妹们应该会有同样的感觉。

图片 2

其实老屋虽然大,但是分到我父亲头上的面积就很小了,因为分家的时候我和哥哥还有弟弟还没有出生,而当时分老屋的时候是按人头算的。分家的时候,伯父家里有六个人口,所以分到了老屋的一半面积,而父亲和叔父家都只有三个人口,所以我们两家又平均分了另外的一半。因为地方小的缘故,我家只有一个厅子、一个厨房、两个房间,还有一个柴房。等我们陆续出生长大了之后,房间不够用了,我的父亲只好把厅子隔成两间,而且还用木板在上面钉出了两个阁楼,这样一家六口人勉强可以住得下了,即便如此,我还是跟我的弟弟一起睡到了小学毕业,有时候又亲戚朋友来了,我们还要三兄弟一起睡。

四爷爷说,他的父亲一辈年轻时并不富裕,家里有兄弟三人和姐妹两人。四爷爷的父亲27岁那年,三兄弟不愿意继续忍受贫穷,决定一起借钱创业,合作做小生意,渐渐地家庭经济好转。之后,三兄弟又继续扩大生意,经营小百货、布匹等。四爷爷的父亲31岁那年,三兄弟合作建了青砖瓦房,共有12间,后来逐年买了耕田10多亩。此后,四爷爷的父辈同心协力,共同努力创建了这座29间合成一体的砖瓦木结构的大屋。在当时来说,算是全村之最。

因为老屋的墙壁是泥砖建造成的,平时不小心碰到墙壁就会弄脏衣服,或者把泥土弄掉下来,父亲就用一些报纸用做墙纸贴在上面,等我们上学读书了之后,我们获得的奖状也贴在了上面。从小学到初中,我的姐姐和哥哥读书都很厉害,他们每年的成绩都不会低于全校的前三名,每年都会拿回许多奖状,因此墙壁上贴满了姐姐和哥哥的奖状,而我和弟弟读书却不用功,到初中毕业总共才拿了几张奖状,可怜巴巴的贴在那里。每次有邻居家人来做客的时候,他们看到这些奖状就对我父母说孩子们读书很厉害,然后我的父母就会说我和弟弟读书不行,比他的姐姐和哥哥差远了,我们对此都感到很不好意思。

图片 3

从我的出生到初中毕业,我在老屋住了十几年,后来伯父、叔父和我家先后都自己建立了楼房,大家都搬出老屋了。其实老屋给我的记忆不是很多,除了一些琐琐碎碎的童年欢声笑语,喜怒哀乐之外,我能想到的,就是伯父叔父一家人跟我们一家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的日子,就是老屋的宽广与伟大,把我们一大家族紧紧的团结在了一起,让我们一起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。

当时建造大屋,宁家还专门请人来设计。那时候,村里没有石头,建房子用的石头都是工人从几公里外拉来的。

刚搬出老屋的那几年,我们还会经常回老屋看看,因为老屋离新楼房并不远。而且我们都用老屋堆放一些柴火之类的杂物。但是最近这几年,家里不用柴火了,都改成用煤气和用电了,老屋也失去了它的最后功能,我们越来越少的回到老屋那里去了,老屋慢慢地开始爬满蜘蛛网,墙壁也慢慢的开始出现裂缝。

1941年,因为家里居住的人口达到四五十人,屋子基本住满了,宁家开始分家,并在村里重新建了房子。不过,每到农忙时期,家族成员还是相互照应。

老屋的苍老,已经成为了事实。在我的村庄,像老屋这种泥瓦房子已经越来越少了,村民们都把这种落后的屋子拆掉建成了楼房。前几年,伯父的儿子在老屋左侧的空地里开辟了一块新地,他想把老屋打掉一半建成一栋新的楼房,后来似乎是因为风水的问题而不了了之了,老屋终于幸免残存下来。